AK_溯流光

【叶黄/ABO】史密斯夫妇。(上)

“老叶我说今天我们吃牛排怎么样我已经烤好了啊就等你回来了。”


“成啊,我一会儿也要下班了。”叶修听着话筒里传来的黄少天有些许失真的声音扬了扬唇角,眼中流转着笑意脑内也不由得浮现那满头金发在自己面前乱晃悠的景象——叶修第一次见到他的时候他就是一脑袋金发,那人说是第一次尝试。叶修夸过好看之后,再也没换过别的颜色了。


“那我就挂了啊回家你就等着吃吧,记得快点儿啊。”黄少天不等叶修再多说一句话便心急似的已将指腹搭在了红色的挂断键上。黄少天半眯着眼睛带了些许促狭的意味,眉心微蹙将手机装进兜里,旋即架起望远镜远眺,只见一个身形颀长身着黑衣的男人开着越野车进入了郑轩埋下的雷区。


“我靠,真他妈会添乱。”黄少天嘴角一扯在心里暗骂一声,举着望远镜观察那人的动向。如果仔细看的话,黄少天还发现这人实在是很对他胃口,好吧,是和叶修的感觉有点像。偏瘦,还算高挑,黑发有些偏长,看不清面部表情,但至少从裸露的脖颈,面颊,以及袖子卷起而露出的小臂来看,挺白的。


“文州,有个不知好歹的闯进来了。他可能会被炸死的。”黄少天打开了通讯器,对着对面的喻文州语速极快的做着汇报。


“如果是平民的话暂且不需要采取行动,当然。如果有武器装备的话,格杀勿论。”喻文州平静的声音从通讯器传入。


黄少天长眉一挑,轻抿了抿嘴角。随后嘴角弯起一个弧度来,他扔下望远镜从一旁翻出狙击枪来,黄少天的手很稳,端着枪的手臂看起来纤细了些,实则也是没有一丝赘肉,但肌肉的确发达的很。叶修总是嫌他太过于瘦了,变着法的想给他喂胖,可惜黄少天这么多年来,根本没胖起来。要是叶修知道他是个职业杀手,好吧,那个律师先生会露出怎样的表情。不过黄少天并不想被知道,毕竟这可能,不,应该是肯定会破坏他俩的感情。


黄少天压下身子合上一只眼,迅速瞄准了在雷区乱晃的男子。黄少天身子弓起来,神情既带了点儿慵懒又有些势在必得的意味,矫健的身姿使他此时看上去有些像大型的猫科动物。


不知好歹的男人似乎是真的不知道这里埋了雷,拎着把伞下了车似乎是在勘察地形。


黄少天见此冷哼一声,他向来最擅长的事情就是抓住空当,这男人的动作处处是空当,只要被他抓住了,就如同被死神扼住了咽喉,再难逃命。“夜雨声烦”这个名字就是由于本人是冷静残酷而又疯狂可怕的机会主义者而传遍了业界。


黄少天趁男人转身之时迅速扣下了扳机,嫌不够似的再补上两枪,他手里的巴雷特M82A1是口径较大,能在打入皮肉后造成更大的伤害。


可出乎黄少天意料的是,三发子弹,被躲开了两发——一发被他手里的伞弹开,另一发在他闪身之时稍有偏差擦着他的耳廓呼啸而过。


也不知那伞是何物,竟能挡下这发子弹后安然无恙,黄少天心下一惊,但反而更对那人手里的伞起了兴趣。


狙击手一旦被发现了位置必须马上更换位置,黄少天愣神的时候,那人已经收了伞并端起,迅速射出三枚反坦克炮。


三枚反坦克炮一枚接着一枚,饶是叶修也被这巨大的后坐力震得虎口发麻。


空当!


黄少天眼见着反坦克炮向他袭来,可空当并非敌人的空当,而是他自己的空当,毫无意外,他被一枚反坦克炮击中了左臂,左侧额角擦破了一点儿,此时正在往外渗血。如果不是他反应快在看到的时候就已经做出侧翻滚的动作,恐怕他已经受了重伤了。不过现在也差不了多少,他试着抬了抬左臂,他的左臂正在渗血,染湿了他的衣物,那是由于弹片扎进来而受到的伤害。连同他藏身的小亭子也已经被轰了七七八八。


“队长,遭到攻击。我靠,他妈的那家伙也太猛了点儿吧我现在手臂都快不能动了。”“少天,马上返回。”黄少天就算没有喻文州的指令也有了返回的意思,此时他翻身踩在栏杆上飞身下了高台,迅速骑着越野摩托逃离。


叶修本来还想追上去,却受到了炸弹的冲击。目标进入雷区,已经触发了埋在沙土下的地雷。


叶修堪堪稳住身形,远眺只能望到方才攻击他的人驾着摩托车远去,带着头盔难以确定一些信息,但很瘦,稍微比他矮了些,不多,身着黑衣。


叶修转头将注意力放在了任务目标上,却见那几辆轿车里的人已经悉数死亡,大概就是方才袭击他的人所为。


叶修掩面打了个哈欠从兜里掏出手机来瞅了眼时间,他家里的Omega先生邀请他共进今天的晚餐,怎么能晚点呢。


“罗辑,目标已经清除。但并不是我干的,恐怕有其他组织也涉及这次任务,你回去查一下。”“老大!你没事吧!”叶修话音还未落就听包荣兴在那吵吵嚷嚷关心他的安危,叶修俯首瞧了眼胸膛,手指从防弹衣里抠出一枚12.7mm的大口径子弹来。


“当然没事儿。包子你等会儿来接我,少天说让我快点儿回家呢。”通讯器里传来叶修的低笑声,他提到黄少天总是这样,语气里带着几分甜味儿,跟黄少天的信息素差不多——当然,黄少天是又酸又甜。


叶修望了一眼那人消失的地方,眯起的眼眸中腾起一股危险的意味,似乎是大型食肉动物盯上猎物时的势在必得。


叶修收拾完毕以最快的速度回了家。


他和黄少天的家住在郊区,那是黄少天选址选了很久才选定的地方,反正他俩一个律师,一个医生,两人都在自己的领域是佼佼者,根本不会差钱。


他的律师身份只是骗黄少天的,他其实是个杀手。


他第一次见黄少天的是六年前,那时在一个酒吧里认识的。当时黄少天还是个不到二十岁的小伙子,带了点儿年轻人特有的活力,如今稍稍沉淀了些许,但仍然活力不减。


最先映入叶修眼帘的是他那一脑袋惹眼的金发,很难不让人多加关注。他身边围着一堆女孩儿,黄少天这人不但话多,而且见识广,会哄人,总是那样的会讨巧,他身边的所有人都很喜欢他。难免也会惹来女孩儿的青睐。


叶修起初对他并没有太大的兴趣,可如果有什么一见钟情,一眼万年的话,叶修那一刻还真信了。


黄少天意识到了叶修的目光,带了美瞳的蓝眼睛眨啊眨,甚至在看见叶修的时候怔愣了一秒。黄少天对于叶修这个类型很是满意。


黄少天由于喝了酒的原因面颊有些发红,瞧向他的时候眉眼弯弯,一笑还能看见他的两颗小虎牙。他眼里写满的朝气,带着光亮。


叶修看上的东西,都会搞到手。黄少天也不例外。


叶修就这样走了上去,三言两语就把这小朋友骗去了宾馆,接着一发不可收拾,他俩结了婚。叶修从事这个职业,没人会催他结婚,他自己一个Alpha也不过才二十一岁,当然是不着急的。


可见到黄少天就不一样了,那天方锐知道他要结婚的时候,下巴差点儿没掉下来。叶修哭笑不得,就差让安文逸给他把下巴安回去了。而当方锐见过黄少天之后,神神道道的跟王杰希似的。“老叶,我看你是命里真缺个他啊。”叶修一愣,倒也真点了头。


是啊,命里可能真缺他。他和黄少天六年,从没吵过一回架。


回想直到他拉开房门才停下,他一拉开门就见到了候着他的黄少天。黄少天一见到他脸上的笑意变盛开了花,只是黄少天的脸色有些苍白,叶修微微蹙眉,觉得他可能是太累了。黄少天在家里习惯穿T恤,可他今天却是穿了件长袖。


两人用过晚饭后黄少天就不嫌热的钻进他怀里非要跟他一块儿看什么电影,叶修也乐意陪他,只是在不小心碰到黄少天左臂的时候,黄少天一皱眉。


叶修敏锐地察觉到了不对劲儿,连忙抱着他问他怎么了。声音轻柔而温和,是叶修一贯对他的语气。


黄少天只是摇了摇头,动了动手臂告诉他自己不小心磕着了。


叶修还想问点儿什么,却嗅到了一丝甜味儿,夹杂着些许的酸。





…肉还在炖。请问,发石墨会被和谐吗。


【王喻】临渊羡鱼

神经病发作。
几句话叶黄和几句话谦魏,几句话刘卢。不打tag了。





喻仙君手底下的小童一时不加留神,将那丹药里多加了一味药来,使得不少神仙因此几天不得安生,喻仙君为了护那小童,被贬下凡间…



可是谁能告诉他,为什么人家下个凡好歹都是人,他成了条鱼?!



喻文州一遍生闷气吐着泡泡,一边用尾巴拍打水面激起浪花。

哼,心机险恶的冯宪君,等本仙君回去,不给你多加点料让你拉几天,本仙君不姓喻。



且说那日民间有人培育出了一条赤金色的金鲫鱼献给当朝国君后,国君甚是喜欢,甚至特意挪出一整个池塘。



是的,一整个池塘,就为了养鱼。这条赤麟鱼,承包了一整个池塘。


喻文州在池塘里百无聊赖地游来游去,游来游去,游来
游去。


他很烦躁,因为他对于这个混账国君百般嫌弃。


该死的国君,叫什么来着?王杰杰?王希希?还给他取了个什么破名,赤麟鱼?难听死了。


本仙君现在好歹是条鱼,就算你给我这么大个地儿,也得给我几条小鱼做个伴啊!哼,个心机险恶的凡人。


王杰希那日听闻了赤麟鱼倒是饶有兴趣,一见果然别致。通身呈红黄色,鳞片在阳光下仿佛闪着金光,而且很有精气神儿,还会用尾巴拍水,还溅他脸上了。

嗯,不错,果真与他皇室的气派相符。

就让它承包这一整个池塘罢!

王杰希摆了摆手,喻文州就得在这广阔的池塘里游来游去了。

呵呵,等本仙君哪天心情好了neng死你个狗皇帝。

日子就一天一天过去了,喻文州在池塘里依旧是百无聊
赖,偶尔在荷花间待那么一会儿,可它们又不会说话,无聊到要死。


这位主儿虽是被好吃好喝地养着呢,嘴却挑得很。

这凡人给本仙君吃的是什么玩意,难吃死了。pui——。


王杰希见这条鱼几日不肯吃东西,竟有些心神不宁,方士谦搁那叨叨什么呢,还是朕的鱼好看。

“你怎么不肯吃东西,难不成是不和你胃口。”


喻文州瞟了一眼他,接着跟荷花姐姐玩耍去了。


呵,愚蠢,难不成你跟本仙君说话本仙君就会搭理你吗。


“看来是我不好,让你饿着了,你看你都瘦了。”


是,当然是你不好。


“你凑合着先吃些,朕明日寻些你爱吃的。”王杰希将鱼食撒进池塘里,颇为期待地等着它吃下去。


喻文州思忖片刻,给这狗皇帝点面子,张嘴吃了几颗鱼食。

行吧,味道勉强可以说还是不错的。


一条鱼的寿命也没多久,再加上冯宪君本就无意让他在
凡间留多长时间。

有一天,王杰希发现他的鱼不见了。

往常他将鱼食撒在池塘里,它总会慢悠悠地过来,可今日,鱼是真的不见了。他也没鱼可以一起说话了。

王杰希十分伤痛,他依旧每日来池塘看鱼。

直到第三天,他见一男子立于池塘中央。

王杰希问他。“朕鱼呢。”


喻文州的笑容僵在脸上,这什么打招呼方式啊这是。


“大胆刁民,竟敢弄丢了朕的鱼。”


什么,你这是什么逻辑,本仙君不过听说你对我思念不已才来看看你,居然说本仙君是大胆刁民,好你个狗皇帝。

“你怕是误会…”喻文州忖度片刻开口辩解,却被王杰希打断。


“既然如此,喻文州你以身相许罢。”王杰希不紧不慢地开口,睁着他那俩大小眼,颇为认真地看着他。


什么,你怎么知道我叫喻文州的,还以身相许。


“本仙君不日也要归于天庭了,不日我便请玉帝赐婚。”

“…王杰希你认真的?”

“那是自然。难不成你不愿嫁与本仙君?”

“…仙君误会了,我的意思是说,你嫁与我才好。”



“本仙君拒绝。”

…好你个狗皇帝玩意。


七日之后,微草国君崩,方相因国君过世过度悲伤而薨。

王杰希上请冯宪君赐婚,冯宪君抚掌而笑,欣然同意。

二仙君成婚之日众仙皆来道贺。


及洞房之时,喻文州坐于榻上满脸坦然,心想着反正我不会他也不会,自然不担心做下面那个。

可最后王杰希还是把他办了。


虽然,方士谦看起来咋咋呼呼好像挺不靠谱。王杰希
语。

不过人家好歹也是有个魏琛的人,这点玩意还是挺靠谱的。

那边正跟魏琛扯皮的方士谦打了个喷嚏。


翌日,叶修携黄少天再来道贺。

叶仙君祝他俩百年好合,子孙满堂,
结果被轰了出来。

门外正要往里进的刘小别和卢瀚文见了。
刘小别指着叶修。“瞧见没,别学他。”

“小别前辈我知道了!”

完。

【叶黄/王喻】今天的阎王头也很痛。01

传闻,万物生灵都要经过生老病死。

相传有一条路叫黄泉路,黄泉路旁有一条河叫忘川河,忘川河上上有一座桥叫奈何桥,奈何桥头有一个土台叫望乡台,望乡台边有一巨石叫三生石,三生石旁有一老妇人在卖孟婆汤。

传闻,人死之后要走黄泉路,踏过奈何桥,喝了孟婆汤,了却前尘往事,直达“酆都”。再入轮回。



阎王殿里冯宪君正靠在椅背上闭目养神,抿了口茶倒是相当享受这难得的清闲。窗外几只鸟儿叽叽喳喳的在树上嬉戏,停得他不免愉悦起来,此时又没什么公文,又没什么事端,自然是惬意极了。

正当冯宪君有意小憩一会儿,眼皮已经有些发沉的时候,一声巨响吓得他一激灵。很快便传来一阵急促的话语声,他讲的很快,若非靠近些,怕也是听不清楚的,声音里都带着一股子活力,不用看都让人觉得这定是个极有精气神儿的人,不,鬼。这儿可是酆都,若是有了人,怕是就不对头了。

“叶修,站住!你这次出去干什么了啊都不和人说一声的,一声不响就走人了你以为你周泽楷啊!”说话的人一头金发倒是十分显眼,面上毫不掩饰地写着不爽,方才发出的巨响就是此人一剑将不远处的树砍倒了发出的声音。

被称作叶修的人嘴角一扯瞧着被放倒了的有两人合抱一般粗的树,掏了掏耳朵似乎听得很烦的样子。“我说少天啊,老冯派我出去干点儿秘密的事儿,怎么,不成?”“再说了,这么可怜一棵树你也下得去手,啧啧啧。”

“放屁!我刚才分明砍的是你,谁让你自己躲开的,本来砍不着它好不好!”黄少天斜睨了他一眼作势上前,大有要跟他打一架的架势。

“哎哟,这我要是没躲开,岂不是得跟它一样,拦腰折断。”叶修故作后怕似的装模作样地拍拍胸脯。“少天大大好狠的心啊。”

“靠…,你怎么可能那么不小心就被我砍中啊,再说了你要是就这么被我砍伤了我可得笑话你一辈子!”黄少天挑了挑眉,被他握在手里的鎏金剑柄,剑身通体泛着蓝色的冷光的剑渐渐消散在他手里。

见他不再动什么在冯宪君门口打一架的想法了,叶修也没那么警惕了,耸了耸肩。“干嘛啊少天,我刚回来你就要把我往死里打啊。”

“你自己想想你干的好事!”黄少天一想气就不打一处来。正要唤冰雨出来忽听见一个熟悉的声音。“黄少天,张新杰把你的那朵花救活啦!”

两人应声回头,只见一个人急急忙忙地跑过来,却被墙角拌了一下,直挺挺地面朝地趴下来,在地上发出结结实实地“duang”的一声。

两人皆是一惊,只见一个形似张佳乐的物体趴在地上,脑袋上正顶着一朵浅蓝色的花,下面还都是花盆里的…土。

叶修和黄少天交换了一下眼神,不约而同的觉得,张佳乐这样贼疼,这朵花还挺适合他,要是粉的可能更好。

约摸须臾,黄少天突然笑的就差在地上打滚了。“红红火火恍恍惚惚哈哈哈哈张佳乐你给我送花就给我送花,怎么还给我行这么大礼啊,你天哥我怕可受不起哈哈哈哈哈。”

叶修憋得肚子都疼了,被笑得站不稳的黄少天挂在身上,不巧刚好碰到他身上的痒痒肉,一时憋不住也笑出声来。

张佳乐从地上爬起来,黄少天的花从他脑袋上掉下来,

“我靠,黄少天你大爷啊!”张佳乐气地脸都红了,要不是黄少天的可算开了他才不会这么着急来找他,还不小心绊倒了摔了一跤,还刚好让叶修那个王八犊子看见,他妈的!

黄少天笑的都快没气儿了,趴在叶修身上哪儿还有刚才那副凶样,叶修抓着他的后领把他拎远了点儿。“我说少天啊,你儿子掉地上了。”

“哈哈哈…我,我靠,张佳乐你还我儿子!好不容易开花了!呸呸呸,什么儿子!你才是它爹呢!”黄少天缓过神儿来十分紧张地朝张佳乐那边跑去,心疼地捧起那朵浅蓝色的花,照叶修跟张佳乐描述,就差在上面亲一口了。

张佳乐满脑袋是土地想起张新杰来。
“张佳乐你怎么弄成这个样子,不弄干净你今天别想进门了。”

我操!早知道绝对不给黄少天这个虎玩意送来了!一看见叶修准备好事儿!

被吵醒的阎王冯宪君看着这一切,觉得自己简直一个头两个大了。

“所以,你就因为它没开花所以跟我生气了?”叶修噗嗤一声笑出来,觉得这小朋友真是可爱极了。

“我靠,谁说就因为它开不出花来了,你说好每天浇水的!你走那么多天它都蔫儿了!别说花了它不嗝屁都算好的了。”黄少天一听炸了毛了,气鼓鼓瞪着他。

叶大将军十分淡然地挪开几乎要指到自己鼻子上的手,在黄少天的脑袋上呼噜一把。“成,我知道错了,可它不是开花了,少天大大别生气了,等会儿把它再栽起来,施点肥,浇点水省的它长不大。”

黄少天嘟嘟囔囔地拂开脑袋上作乱的手来,轻哼一声将视线移向他处。这花他可稀罕了,当初他跟叶修从冰霜森林带回来的,那时候还光溜溜的是根儿草呢。

那时,黄少天蹲在地上瞅那颗草,叶修问他干啥,他说这颗草长得不错,根骨清奇必成大器。叶修就给他挖回来了,一直给他养着。

“哎哎哎我说黄少天,我废了好大的劲儿才让张新杰给它救活的,你可得请我吃饭啊。”张佳乐一想起他把那盆蔫儿了吧唧的杂草给张新杰看的时候,张新杰嘴角一抽,告诉他不会医草的样子,险些笑死。

“成成成,改天哥带你街边撸串儿去。”黄少天应下来只想着给这朵花重新找个盆儿的事儿——原来的盆儿让张佳乐摔坏了。

阎王不只是头大了,还疼。
黄少天,那朵花好像是个妖精,还是个磨人的小妖精。





肯定不会有什么正经玩意,cp叶黄王喻。副韩张林乐刘卢昊翔,可能有个一堆。

噢,那朵花儿就卢瀚文。

【叶黄】怪谈。01

一。

叶修食中二指夹着烟,拿火机点燃了烟瞟了一眼还躺在他床上睡得有些不安稳的年轻人,猛吸了一口烟呼出白色的烟雾。他可能是捡了个大麻烦回来,尽管这个麻烦长得似乎还挺对他胃口。

似乎小年轻就喜欢染个发什么的,这小朋友还染了个金黄色,右耳还戴了只黑色的耳钉,一双剑眉颇为英气,眼睛炯炯有神的,一笑起来还有小虎牙露出来,不过叶修可不是在他笑的时候发现他的虎牙的,反而是在他被那个缠了他好几天的女鬼吓得嗷嗷叫的时候,露了点虎牙的边缘出来。

叶修不是个很喜欢惹麻烦的人,至少他自己是这样认为的,而他现在捡了个麻烦回来,反而被同队苏沐橙笑话是看上人家了。

叶修当时只是摸了摸鼻子瞅了眼那个叫黄少天的小朋友,没有说话。


时间还需要向前推移一点,大约是在三天前,那是一个下午发生的事情了。

那段时间都还算太平,至少没什么水鬼拉人下水,半夜有鬼找人替命什么的,联盟一众人都可以说闲得发慌了,还不如上街去和神棍一样给人推销点什么辟邪的东西,冯主席还算开明,刚巧碰上五一劳动节,干脆就给联盟放了一个星期的假。


这一放假叶修倒也没什么可干,无非就是打打游戏上上网顺便再关注一下最近网上有没有爆出什么灵异事件,万一是真的,也真得他们去处理。连吃饭也都是这个味那个味的泡面,要不就订个外卖什么的。


一个星期这么混还是挺快的,第七天下午苏沐橙突然约叶修去逛街,叶修本来是懒得去的,后来想想闲着也是闲着。苏沐橙倒也没多买什么东西,只是买了几件衣服就要拉着叶修去喝咖啡顺带歇脚。叶修则是被迫拎着苏沐橙买的一堆东西还被拽进了咖啡厅,不过歇脚他还是很乐意的。


咖啡厅环境还算不错,窗明几净,地板和桌面也都打扫的很干净,让叶修很想给个好评什么的,婉转的钢琴曲让人愉悦,想来还是很放松的。


两人都点了杯速溶咖啡准备享受美好午后时光的时候,苏沐橙突然注意到了坐在靠窗的角落里的一个少年,似乎还是个大学生的年纪,阳光照在他的金发上煞是好看,却更突显出这个少年面色的阴沉了,他点了杯咖啡却没喝,看起来咖啡似乎已经是凉的了。


叶修顺着苏沐橙指的方向看过去,一眼就看见这个小朋友印堂发黑,轻笑出声跟苏沐橙说有活干了。苏沐橙用勺子搅了搅加了几块方糖的咖啡笑着点点头。


……


待到黄少天起身,两人也结了账,叶修从兜里掏了张纸出来顺手折了张纸鹤,出了店门口在上面施了点小法术让它去跟着黄少天,纸鹤出手就扑腾了两下翅膀尾行黄少天去了,而他则是晃晃悠悠地回去拎了苏沐橙的衣服,和苏沐橙先回了苏沐橙家。


女孩子买完了衣服回家总是要再试试的,光是把衣服穿了脱脱了穿就废了一会儿。等到她去准备符纸的时候,叶修的纸鹤也回来了,可能是绕了一圈都没找能进来的地方,砰砰砰的在那撞窗户。苏沐橙笑了笑将它放进来,它才扑棱着翅膀飞到叶修手里。


叶修把纸鹤收好朝着苏沐橙点点头。“G大的学生,住在我记得好像文州也是那个学校的吧?说不定还是同级生啊。”


“哎呀,他好像是提到过呢,同班有个同学最近奇奇怪怪的。”“行吧,准备好了没有,去看看。”“好,等我再收拾收拾啊。”


……


黄少天本来是个阳光好少年的,至少他自己是这样认为的。在学校成绩也是不错,又会打篮球,笑起来又很可爱。是G大很多少女理想的对象来着。


而黄少天对于这些女孩子的青睐倒是没什么想法,他的梦想是大学毕业之后去搞科研的。


然而事情都在一个星期前发生了改变,黄少天莫名其妙的开始做梦,梦到有个女孩子说喜欢他,他拒绝了人家的告白人家立马变了脸,倒也真是变脸,从清秀少女秒变恐怖女鬼那种。哦,依然还挺清 秀。


接着一连几天他都遇到了鬼压床的情况,玩手机玩累了把手机一关想睡觉了,关了灯一躺下,没过一会就觉得被什么东西压着,分明是清醒的,却怎么也动不了,开始黄少天试着咬舌尖,勉强能动,但是后来的情况越来越严重,直到后来他在白天也能看见点什么。例如,关门的时候恍惚能看见一双脚在门外,又或者能听到水龙头滴水的声音。


情况愈来愈严重,甚至到了他不敢回家的程度,整个人也越来越阴郁,只好暂时住在同班好友喻文州那里,当然他并没有和喻文州说什么,毕竟他可是个无神论者,虽然现在这个情况…,他根本无法理解。


而最近他已经连课也上不好了,连他最喜欢的科目也是心不在焉。他旁边的位置本来是喻文州的,今天喻文州刚好没来,而当他一回头,却看见了他梦里的女鬼正坐在他旁边,饶是他是个无神论者,也忍不住喊了出来,吓了全班一跳。


“黄少天,你不舒服吗。”毕竟黄少天平时成绩不错,老师还是很关注他的。

“呃…,那什么啊老师我没事,我能不能,去休息一下啊。”

“好,你去吧,那我们继续上课。”

黄少天收拾了一下走出了教室,身后是同学的读书声,他却总觉得有东西在跟着他,心里有些打鼓了。脚下的步伐渐渐快了,最后索性直接跑了起来。


黄少天跑下教学楼的时候,刚好被赶来的叶修和苏沐橙撞见。


看着慌慌张张跑出来的小家伙叶修不免想笑,摸了张符纸出来,符纸无风自动击退了追过来的家伙,那女鬼似乎还想上前,可大约也是吃了叶修的亏不敢再来了,愤愤地看了眼黄少天扭身走了。


“哟,又见面了啊,小朋友。别怕啊?她已经跑了。”


“真…,真的啊?我靠吓死我了。呃,谢谢啊!”

“哎不对啊什么小朋友啊,我今年已经二十三了明年大学就毕业了好不好,什么小朋友啊!”

“呵呵,好,不是小朋友。”

“我叫叶修,如你所见,是个驱鬼的。这是我同事,叫苏沐橙。”

“你好啊,苏沐橙。”苏沐橙好像还挺喜欢黄少天的,朝着他笑了笑,看得黄少天反而有些不好意思。

“咳!不管怎么样啊谢谢你们了,我叫黄少天,G大的。”


“这不太方便说话啊,不如你先跟我们回家呗。”

“呃…,也行吧你等会啊我给我朋友打个电话。”

趁着黄少天去打电话的功夫,苏沐橙突然抿着嘴笑起来,叶修问他怎么了,

苏沐橙说。

“叶修你刚刚那个样子,很像要拐卖人家啊。”

“噗嗤…,得了啊,我哪有啊。”




cp主叶黄,惯例加王喻。啊可能还会有韩张和周江。

一个天师叶修拐卖大学生黄少天把人哄进联盟一起抓鬼的故事。

名字?乱取的(。)

【王喻/叶黄】连年有鱼。

人类王x锦鲤喻。

人类叶x狐狸黄。


01.

王公子本是想着远离家里的纷争而出来的,或者说,王公子是为了躲避祸患而出来的,叶公子便帮他寻了个依山傍水的地方住下了。

这地方说来也少有人烟,四周绿竹环绕,屋后还有一个小水塘,清澈见底,多有鱼虾。

王公子本就是出来静心的,王家人找不到他才最好,这样的环境正好合了他的意,本就不喜欢人伺候,琐事没了下人他自己也可以做,在此处一住便是一月有余,王公子偶会看见那水塘里的锦鲤,不知不觉中看这条锦鲤便成了王公子的乐子。忽有一天王公子兴致大起,将那锦鲤画在了纸上,那条锦鲤的颜色似火一般,王公子甚是喜欢。


02.

王公子在这里的日子过的悠闲,读读书,吹吹箫,喝喝茶便是王公子的消遣,哦,还有偶尔画一画锦鲤。偶尔游山玩水的叶公子会来这里看看他,到他这里品品茶。这次他怀里还抱了只小狐狸,浅金色的耳朵尖儿,毛茸茸的耳朵和大尾巴。

王公子问他这狐狸哪儿来的,叶公子端着烟斗抽了一口,笑着跟他说:“林子里捡的。取名儿叫黄少天。”小狐狸听见这个似乎很不高兴似的咬着叶公子的衣摆扯了扯,叶公子伸手呼噜了把狐狸脑袋跟它说:“烦烦别闹啊。”结果小狐狸更不高兴了,张嘴就咬叶公子的手,叶公子一皱眉头嘶了一声,小狐狸得意地抖抖耳朵好像嘲笑他似的,叶公子把小狐狸捞过来抱紧顺了顺毛,炸了毛的小狐狸可算是安分下来了。

王公子倒是好奇,叶公子怎么还给狐狸取名取得有名有姓。


03.

附近本是人烟罕至的,王公子在这里住了一月有余都没见到除了叶修之外的其他人,忽有一日天正下雨,王公子书也看不进去,便靠在竹屋门口的柱子上吹箫,却看见一人凝脂点漆,眉清目秀,身着一身水蓝长衫,撑伞立于雨中,露出的一小截手臂也是玉一般的白,面上非笑似笑地正目不转睛地朝他这边看着,似是已经站了有一会了。

不知为何,分明是初见,王公子竟觉得他有些眼熟。王公子的曲停了,那人不解似的眨眨眼看着王公子。

王公子打量了此人须臾问道:“在下王杰希,不知公子尊姓大名?”

“在下喻文州。”

04.

喻文州本是这池塘里的一条锦鲤,在此已经有些年岁了,能够化作人形。

喻文州和附近的小狐狸黄少天是好朋友,两只妖都有着想去外面看看的想法。不过说起来,他们俩倒还真没见过人。而喻文州见过的第一个人类,便是王公子了。

喻文州初见王公子的时候,印象最深的便是那双大小不一的眼睛,不过以他看来,那双眼睛看久了觉得还挺好看的。

喻文州偷偷看过王公子画的它,也偷偷在王公子睡下的时候偷偷地看王公子,一看就是几个时辰。

喻文州对王公子好奇,也很喜欢王公子。

喻文州觉得王公子吹箫很好听,觉得王公子写字写得好看,觉得王公子的画画得更好。

有一天听到王公子吹箫,喻文州突然忍不住了想来看看王公子吹箫时的样子,他虽然没仔细看过其他人,但是他总觉得,世上最好看的人,也不过如此了吧。

05.

王公子跟喻文州相谈甚欢,王公子邀喻文州在他的竹屋住下了,从此起居里又多了喻文州,只是王公子发觉那只锦鲤不见了,还暗道可惜,时常还会看看那几幅挂在墙上的锦鲤画。

王公子教喻文州吟诗写字,还将母亲留下的亲借与喻文州弹奏,琴瑟和鸣,日子过得好不悠闲。

06.

日子过得太悠闲了总是不好的,王家的人终于找到了王公子的住处,叶公子来稍信儿的同时还帮王公子备好了马车,王公子收拾了东西四处寻人却怎么也找不到喻文州。

王家带着人来没逮到人,为首的人只好让人烧了竹屋,烧掉了王公子和喻文州曾经一起吟诗作乐的地方。

07.

喻文州本是想趁着雨后新笋正嫩弄一些回来的,可回来的时候却见一堆人拿着火把烧竹屋。喻文州有心上去阻止,奈何他不过是一只小妖哪有能耐对付这么多人。喻文州本以为王公子死在了竹屋里,但却未见尸骨。但自那日之后,喻文州便再也没见过王公子。


08.

喻文州一连几日都很闷闷不乐,心里总觉得不舒服,却不知道是为什么,喻文州也向附近一些精怪打听过王公子的消息,可那些精怪皆是摇着头告诉他并无耳闻。

喻文州便终日守着那方池塘,他想着王公子或许会回来,他相信王公子还活着。


09.

王公子借助叶公子家里的力量终于是重新掌握了王家的大权,坐上了家主的位置。王公子将王家管理得井井有条,朝中也是立下不少功劳。

家里开始有长辈催王公子成婚了,王公子却一个姑娘也没看上。

王公子心里一直还想着那雨中听他吹箫之人。每每想到喻文州,王公子便打开那几幅锦鲤的画,上面还有喻文州题的字,喻文州的字十分隽秀,倒像个姑娘家。


10.

喻文州与王公子不见一月有余,有一日又逢雨天喻文州突然看到了许久不见的好友,黄少天本是跟着叶公子游山玩水的,王公子一日前突然说要去原来住的竹屋看看,黄少天知道喻文州在那里,当然屁颠儿屁颠儿地跟着王公子和叶公子来了。

王公子也是才知道,黄少天就是那只小狐狸,感叹了一下世间之大无奇不有之余,他转念一想,不知为何突然觉得喻文州可能就是那条锦鲤。黄少天都是妖了,喻文州为何不能?


11.

“文州文州,好久不见啊!你看我把谁带来了!”黄少天向来都是未见其人先闻其声的,喻文州朝他身后看去,他身后不远处,是一身青袍的王公子。

“好久不见,喻公子。”

“嗯,好久不见,王公子。”

“其实,我…。”

“我知道,你是那条锦鲤。”

“咦…,你是怎么知道的呀。”

“王某猜的。”

“……”

12.


“喻公子,既然王某不远千里再回来找你,不如就跟王某走如何。”

“去哪里呀。”

“跟我回府,做我夫人。”

13.

那之后,王公子和喻文州又过上了吟诗品茶,琴瑟和鸣的日子。

叶公子和黄少天游山玩水,一路上收藏了不少奇珍异宝。后来叶公子终于带着黄少天在京城定居下来,跟黄少天两个人偷偷地成了亲。两个人开了家商铺,过上了安定日子。






…,突然的脑洞。

我本来只想写个王喻的,然后再写一篇叶黄,后来觉得脑洞不够用了我还是都写一起吧(。)


【昊翔】你妈炸了。

马上就要期末考试了,班里的大家都在努力复习,孙翔和唐昊也不例外。


自习课学习委员把卷子发下来,孙翔的成绩又比唐昊高,扬扬嘴角向唐昊那边瞅了眼意图嘲笑他。


最近几次小考孙翔的成绩都还不错,有几科比唐昊高一点,心情本来还不错,结果这一瞅就瞅见旁边的同桌唐昊好像根本没怎么在意成绩高低,拿着笔还在那里做题,时不时记下笔记来。


孙翔一咂舌,抄起笔拽过练习册就写。


这时候唐昊一抬头,瞅了眼奋笔疾书的孙翔,他说:“孙翔,快放假了,你…。”剩下的话还没说出口呢,就被孙翔一句话给挡回去了,弄得唐昊一头雾水,内心完全平静不下来甚至还想揍孙翔一顿。

孙翔说:


“啥?!你妈才炸了呢!!!炸的拼都拼不起来了!!”



我他妈真是个智障。手黄再。

事情是这样的,我同桌突然跟我说:“快放假了。”

我听成了:你妈炸了。

我沉默了须臾,跟他说:“你妈才炸了呢!”

解释完她笑我笑了好久…。手黄再。

【昊翔】你喊啥。

孙翔夏休期不忙的时候喜欢跑唐昊那儿去。


孙翔跟唐昊在一起的时候喜欢看恐怖片,据唐姓男子口述,孙翔一个夏休期看完了将近两百部电影,而且电影荣耀两不误。


但是让唐昊郁闷的一件事情是,孙翔看恐怖片喜欢拉着他。


于是情况就变成了这样。


唐昊抱着抱枕在沙发上坐着,孙翔挨着唐昊,眼睛瞪着电视屏幕。


一出现恐怖画面,唐昊就浑身哆嗦勒紧了抱枕还喊出声。


孙翔鄙视地瞅他一眼。“唐日天你他妈喊什么啊!”


唐昊扔了抱枕拽着孙翔就揍。


“操你妈你一害怕就掐我还问我喊啥?!”



短的不行不行的,一个小脑洞…。

原因是被母上掐得不行不行的。

「叶黄/王喻」捡到了个宝贝。01-02。

叶修x10cm夜雨声烦,王杰希x10cm索克萨尔。

01。王喻场合。

王杰希在中午路过自家窗台的时候发现窗台上的盆景旁边趴着一只小小的不明物体,黑不溜湫的。

出于好奇,王杰希走上近前去看了看,结果他发现,这是个小人。约摸十厘米高,旁边还躺着一根小法杖。

大概是一时兴起,王杰希在旁边观察起它来,大概是玩心大起,他捏起小家伙身上的兜帽将他拎了起来,露出了一小截白白的手臂和脖颈,索克萨尔还迷迷糊糊地。

“…?你是谁,这里是哪。”小家伙的声音温润沉静,让人听了格外心旷神怡,可是怎么看,它对王杰希也充满了敌意——被打扰了午睡本就很不高兴,而当他醒的时候却发现身边的景物不一样。

其实索克萨尔也不知道自己来了哪里,他只是睡了一觉,午睡,然后就莫名其妙地到了这里。或许是夜雨带回来的水晶出了问题。

“我叫王杰希,这里是我家,我能否问问你,你为什么会出现在这里?”索克萨尔闻言揉了揉眼睛,转头望向话音来源。

于是乎,他看见了一双大小眼,吓了他一跳。

“…,嗯,我叫索克萨尔,这里是你家…?”
“是。”大小眼确认了,以及在听到这个名字地时候倒是怔了一下。

“索克…萨尔?”王杰希仔细打量着手里拎着得小家伙,发现的确是和喻文州的索克萨尔一模一样,他开始有点怀疑,是不是喻文州的索克萨尔活了。

“对呀。”

“那你现在能不能放我下来呀…,这样有点难受啊。”考虑须臾,小家伙的声音再次响起,被拎着着实不好受,他对于初次见面这个人就如此对待他感到不满,但是对比身形他也只能在心里想想,毕竟鬼知道他怎么比他大那么多!“心机险恶的大小眼,看我以后不用法杖敲你…!”

“好。”王杰希对它,啊不是,应该是他,充满了兴趣,于是他把手这样一松,索克萨尔啪叽一声又掉回了盆景旁边。

摔疼了的索克萨尔愤愤地瞪了眼王杰希,心里苦但是还是没有说出来,毕竟人生地不熟,他还不知道要怎么回去呢,只能靠眼前这个人。
“哼,可恶的大小眼。”

这一眼倒是被王杰希看见了,只是从现在的索克萨尔了脸上出现,一点威胁力也没有,王杰希忍着笑把他放到掌心,伸出手指揉揉他的脑袋,塞给索克萨尔一颗奶糖,索克萨尔上下打量了奶糖,撸起袖子抱住了尝试性地咬了一口。

“我都告诉你我叫什么以及这里是哪儿了,你总得告诉我,你是从哪儿来的吧,嗯?”

“我从荣耀大陆来的啊,我是蓝雨的。”掌心的小家伙明显很满意王杰希的补偿品,一口一口在上面咬起来,不一会儿就吃完了,还弄得满脸都是。

“蓝雨?那你认不认识喻文州。”
“喻文州是谁呀,我不认识啊。”索克萨尔舔舔嘴边的糖渍,似乎意犹未尽地眨着眼睛。

“好…。”
“那你准备怎么回去。”
“……。”
“不知道。”
提到这个索克萨尔犯了难了,他的确是回不去,毕竟一点法力也没有,只好如实回答了。
“那,先住在我这里吧。”
一听这个索克萨尔垂着的小脑袋又抬起来了,问道王杰希。“刚刚那个是什么呀。”

“奶糖。”
“那,大…,咳,王杰希先生,我在这里住下可以一直有奶糖吃吗。”
“…,可以。”

哎呀,得逞了呢。索克萨尔得到了奶糖之后眯眼笑起来。
……。于是不出几日,微草内部传出了他们队长有特殊癖好的消息。而这特殊的癖好是…,玩洋娃娃。

02。叶黄场合。

“哎哟我靠停脚啊你要踩到我了!”刚从外面遛弯顺手买了几盒烟回来的叶修刚到门口就听见有人喊。于是他环顾了四周,并没有什么发现。

“哎哎哎!你往哪看呢!我在这里!”他终于发现了声音来自他脚边不远处,一个身披蓝色轻甲的小家伙蹦蹦跳跳地在那儿喊,瞅着不过也就十厘米高。

叶修蹲下身去仔细瞅了瞅这个小家伙,屈指一弹他的脑袋,小家伙立刻坐到了地上。

“我靠你干嘛啊!初次见面就这样啊太没有礼貌了吧你!喂喂,有本事就跟我大战三百回合啊!”吵吵嚷嚷的样子倒是和叶修记忆里的某蓝雨副队重合在了一起,而且这小家伙的样子,还挺像他的夜雨声烦,叶修不由得轻笑出声,不忽略自己是在做梦的可能。

夜雨声烦听见叶修的轻笑声顿时以为这人是在嘲笑他,于是骄傲的剑圣提起冰雨就朝他比划。

“喂,小家伙,你是不是叫夜雨声烦啊。”
“我靠,你怎么知道我叫什么!说,何方妖孽!接近本剑圣有何目的!”

“哎,别砍我啊,我可不是什么妖孽啊夜雨大大。”
“那你说!你叫什么,为什么知道我得名字啊。”
“叶修。”

叶修对于夜雨声烦的第二个问题并未回答,夜雨声烦倒也没炸,毕竟他还想着找索克萨尔的事情呢,蓝雨丢了索克萨尔,这仗都没法打了,他得赶紧找到索克萨尔才行,蓝雨那边交给流云,他还是不大放心,开始考虑起来应对的办法,一时又有点出神。

“哟呵,灵魂出窍了啊?”
“呸!我才没有。”
“哎!你有没有见过和我一样的,呃…,这么大点,穿着黑色的袍子手里还拿着法杖的家伙,哦对了,额头上还有一颗六芒星标志的家伙!”

“你说,索克萨尔?”听完他的描述,叶修想到了喻文州的角色,脱口而出。
“我去,你知道他在哪里是不是!快带我去!”
“呃,我还真不知道,抱歉啊剑圣大大。”叶修偷偷掐了自己一把,发现这的确是真的。

没有得到消息的夜雨声烦有些失落,不过他至少知道了这个人知道索克萨尔的名字,思前想后他觉得或许跟他呆在一起有机会找到索克萨尔。

“喂,姓叶的!我给你个机会帮我找索克萨尔怎么样。”
“噗嗤…,行呗,那上来。”对于让他帮忙还这个态度的小剑圣叶修可不敢反驳,否则呆会挨了砍他可不想。叶修将手伸到夜雨声烦面前,示意夜雨声烦跳上来。

叶修上了楼,把夜雨声烦放床上了,打开电脑登陆QQ去问黄少天。
“哟,黄少天啊。”
“你的夜雨声烦还登得上去吧。”

“靠靠靠!我当然登得上去,你想对他做什么!”
“真的?”
“当然是真的!神经病!”
“行呗。”
“哎哎哎!你别走啊,来找我还不和我pk,太不够意思了吧!”
“呵呵,剑圣大大再见,我还有事,改天。”
“你妹啊叶修……!!!”

叶修关闭了聊天窗口再去看床上的小家伙,倍感头痛。

总不能拉出去给兴欣的大家看吧,看蓝雨的妖刀大大的账号卡跑出来了?

哎哟,真不该答应这小祖宗的…,不过既然养下了,也得捞点好处不是?

床上的夜雨声烦觉得自己给叶修盯得发毛。

想写心机王x嫩的一掐出水的白团子小索克。
于是顺手又写了叶修x十厘米夜雨。嘿嘿嘿…。

摇头晃脑不管不顾我就是要自己写出来。

老王跟索克多好吃…。

大概是国家队吃饱了闲着没事儿干,于是斗起了地主(?)

如题。

国家队吃饱了没事儿干斗起了地主(bingfei)。

 

——轮回枪王!

——兴欣叶修!

——蓝雨剑圣!

——喻文州!

——微草大小眼!

——苏妹子!

——楚云秀!

——吴羽策!

——虚空双鬼!

——叶修带苏沐橙!

——剑与基石!

——繁花血景!

——流氓和盗贼!

——霸图F4!

——我操!蓝雨全员!

——五圣!

 

——呵呵,荣耀联盟。

 


黄少天自戏,黑道paro。

破旧的厂房内点着几盏不算亮的灯,手搭在腰间的墙上在昏暗的灯光下前行。指尖扒拉两下套在耳廓上的通讯器,唇角不自觉往左扯了扯,英眉尾梢挑起,吸入的冬日冷气从鼻腔哧出变得灼热带着笑腔。四下注意着周围的情况,皮靴踩在地上发出声响。忽闻一阵急促地脚步声,愈来愈近,拧了眉忙寻了个地方靠墙躲着。忽然不远处出现了一个身影,紧接着冒出第二个、第三个。咂舌,伸手按下通讯器,压低了声音向那人报告。
队长,条子来了。
没有任何的废话,话音落下便掏了枪对准最左边的身影,带着厚茧的食指指腹搭在扳机上,找准了时机扣下扳机,子弹在昏暗的灯光中几乎隐没了行迹,不远处的人立即倒下,顺手又补了两枪不给另外两人喘口气的机会。
四下看了看见并无追兵现了身形,随手将已不剩多少子弹的枪一扔,现了身形。
哟,警官们,晚上好啊,有没有兴趣陪我玩玩啊,我现在可是很无聊呢。
右手将冰雨握紧。右臂抬起贴着人的胸腹利落扣下,咧着嘴唇边绽放出笑容,垂首瞥着眼前倒地的人。像是孩子一样兴奋而又期待,抬手将已经染血的冰雨对准人的脑袋,语调上扬,挑衅地对着对面的人比了个中指。
嘿遇上我了算你倒霉啊,看你这么可怜那我就多送你几剑好了,要我杀人很贵的,你应该庆幸啊。哈哈哈哈好了别挣扎了,去死吧。
手起刀落,眼前的人已断了气,血液溅出来弄脏了衣服,敛了眉嘟囔起来。